51人回顾| 面对海鸥4A,或407个零件__陈韵


后记

去夏在徐鹏翔的工作室里,我发现几千张(也许更多)在他改装相机时拍的宝丽来测试照片。几乎能看到他的女儿在这些测试影像中逐渐长大。这些暂留的、已在改造后归还主人的老镜头里,没有家庭摄影中常见的、对追求理想的亲人或爱人肖像的“执着”。但徐鹏翔按下测试快门时也是认真的(他亦给我测试了一张),来自又不止于他对机械本身的好奇和热忱。我们对坐而谈两个小时,尝试梳理他的经历和过程,但最后彼此仍没有理解他做这些的动力,也不知如何处理他(或他女儿的)测试照片。

DCIM101GOPROGOPR0659.

DCIM101GOPROGOPR0659.

我们去相机博物馆参观,熟悉相机制造历史的他也并没有表现出对任何一款西方或国产相机在技术工艺上的高级或不足的激动。他从工业制造史中学习,但他又对工业的制造本身疏离。在51人活动现场,有一位以前海鸥照相机厂的技术人员专门赶来看海鸥4A如何被改成宝丽来。他说,一台A4有407个零件,有专门的安装流程手册并严格执行。这位工程师身上有对相机工业制造流程和工艺的记忆和感慨,而徐鹏翔身上没有。

IMG_5906

可他却是那个每天同成百上千个已经在工业史意义上死亡的相机的零件、零件的替代物、零件的局部和零件的变形版本直接交往的人;是单独交往,而非合作地、集体性地、流水线式地交往。是一种整体性的、必须保持尊重的交往。他用改造的方法来同相机对话,语言就是这些细微的螺丝,最终以修订它们的成像过程为目的。这津津有味未必能长久,因为终究是一种有限的挑战,从而是临时的爱。至少,宝丽来是他在今天给它们的出路,经验则来自孤独的相机工业史给他带来的营养和挫败。

挫败的例子,譬如为节省时间,我们商量51人现场徐鹏翔拿已经改装完毕的A4过来,将最后的几个步骤倒退、拆卸还原,再实际操作演示给观众看。这个过程重复了两次,第三次才成功。这是他在日常不会做的。改造是新的生成,倒退回二度死亡,真是从没有过的挑战啊。也因为这两次挫败所带来的多余时间,现场的人们围绕着他更热烈而投入地观看和讨论,好像被更深地卷入这过程中去。(陈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